梨园剧场
首页    |    剧场介绍    |    演出资讯    |    精彩剧照    |    节目单    |    在线订票    |    订单查询        联系我们
京剧交响音乐会
《霸王别姬》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亮相..
中国现代京剧经典之作
中国戏曲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月光下的行走》以京剧的曲调来演唱中国古典..
一场京剧拜师仪式在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进行..
帮助希腊观众更好地欣赏京剧艺术
一场别开生面的京剧艺术讲座
用唱腔和身段诠释传统戏曲的写意美学

演出时间:每天19:30—20:50
演出团体:北京京剧院
演出票价:200、280、380、480、580
优惠价格:100、120、180、300、400
订购电话:010-65524990,电话订购,免费送票!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永安路175号(前门建国饭店一层)

380元以上含茶水八仙桌免费看化妆,微信号15801559505 

 

演出资讯

王春翔京剧世家

梨园剧场京剧

    提起王春翔,或许您对他并不熟知。不过武花脸演员出身的他,在京剧舞台上却留下了《关云长忠义千秋》中的颜良,《古城会》中的蔡阳,《收关胜》的关胜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由于训练时受了伤,最终他还是选择告别舞台,转行影视界。在各大影视作品中无论是做副导演、执行导演,还是饰演剧中角色,他始终默默无闻的努力奋斗着,而昔日练就的一身功夫,也成为他的一笔宝贵财富。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与京剧结缘的呢?

王春翔:因为是京剧世家,从小就受到家庭的熏陶,小学毕业那年,戏曲学院正好招生,我就去报考,没想到一下子就考上了。

记者:作为梨园世家的你,在学艺期间,会有逆反吗?

王春翔:我相信学过京剧的人都会过有逆反心理,学京剧是一件身体上受痛苦,心灵上受煎熬的事情。我曾经也想过放弃,但是爷爷经常鼓励我,在学校放假期间还经常带我去喊嗓,给我指点,也给我讲他小时候学戏的故事。

记者:家里都是梨园行的,是不是在业务上会对你更加严苛呢?

王春翔:是的,也许所有的梨园子弟都是这样吧,如果你练的不好,就会传出去,谁谁家的孩子业务不怎么样,所以家里人对我的专业一直严格要求。并且言传身教给我讲了很多表演的经验,这些是在学校的课堂上学不到的。

记者:学艺期间,最苦的是什么?

王春翔:因为我个子高,在一些翻打技巧上就要比别人多卖力气。我们班有四个武旦两个武花脸。由于我是变声期间刚刚改过去的,老师对我的要求格外严格,要求我和三个武旦搭档。在一次考试期间,正赶上我发烧39度,主考官是尚小云大师的长子尚长春先生,他要求我陪三个武旦把所有的技巧都走出来。当时考完试我已经浑身瘫软,但是得到了尚先生的赞许,并亲自教授了我《钟馗嫁妹》,这是我在校期间最难忘的一件事。

记者:初登台是什么时候?当时是怎样一种感觉?

王春翔:毕业后第一次登台就是和武生泰斗王金璐老师合作演出《关云长忠义千秋》我饰演颜良,当时特别紧张,每天就泡在了练功房。在演出的前一天紧张的我一整天没吃饭,一宿没睡觉,一直在背戏。最后终于圆满的完成了演出。演完第一个感觉是很饿(笑)。

记者:后来是怎么受的伤?

王春翔:在京剧院的考核中受的伤,因为当时太想在舞台上展露头角了。选择了一个高难度的技巧,结果出现了意外,根骨和踝骨骨折。

记者:受伤以后,怎么就想到转战影视界呢?

王春翔:受伤后由于接骨不太顺利,两年中走路一直一瘸一拐的。虽说受伤是京剧演员的家常便饭,但总是这样,总会影响今后是否还能登台,那段时间真的很迷茫。我记得2000年的时候,正好我有一个师兄拍一个中央六套的数字电影《解脱》,他做执行导演,他让我做场记。我同意了,之后每天开车带导演见演员,一来二去,和导演熟了,就破例给了我一个角色,还是主角。这一次试水,也打开了我艺术事业的另一扇大门。

记者:转型的过程,顺利吗?

王春翔:我人生中遇到了很多贵人,他们在我每一次低谷期都给予我帮助。赵轶超导演就是其中一位。拍《筒子楼》的时候,我演一个花脸演员。因为这个戏是反映京剧团的故事,刚好是我的专业范畴,算是本色出演吧,拍摄现场我向安战军导演提了不少的关于京剧方面的建议。后来杀青了,演员副导演赵轶超就把我推荐给一个剧组做执行导演,开启我幕后工作的道路。

记者:在剧组呆过的人都知道,每一行都不好干,而且还会时不时的被导演训斥,这中间有想过放弃吗?

王春翔:有,第一次做执行导演是拍摄电视剧《精武英雄》,当时经验不足,经常被导演训斥,曾经想过自己不是干这个的料,后来制片人贾云经常来安慰我,给予我鼓励,让我逐渐成熟起来。

记者:在你看来,最难的一段是什么时候?是刚转型那会吗?

王春翔:不是,我觉得是现在。经过了十几年的学习和打拼,我已经积累了很多的拍摄经验。老话讲,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总不能当一辈子执行导演。现在我就需要更加努力学习,争取做上导演,拍出好的作品,面对观众。

记者:其实我知道,在转型做影视作品的副导演或者执行导演的过程中,你还是按耐不住表演欲望的。

王春翔:对,从小学习的表演,对表演有着深深的爱。每每看到剧本时或在准备第二天的拍摄任务的时候,都会把戏中的人物自己先演一遍,在片场拍摄中也会经常的和演员相互切磋学习。比如拍摄《五鼠闹东京》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梁冠华老师的表演。就经常的模仿他。有一次梁老师给对手的演员搭词,我自告奋勇的跟梁老师说,我来搭。当我完成这个镜头时候,很多的工作人员还以为是梁老师自己搭词呢。在《麻姑献寿》中我演阎王,我借用京剧花脸和小花脸的表演方式,把阎王的冠冕堂皇和阿谀奉承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

记者:你觉得之前京剧功底,副导演和执行导演的工作经验,给你现在的表演,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王春翔:首先是学习京剧在影视表演上不紧张很从容。提前化妆提前穿服装等扮好了可以从容的体会人物。有了执行导演的经验可以站在导演的角度上来体会这场戏要表现的精神,也能够主动的和对手戏演员沟通。还可以帮助一些年轻的演员提高现场拍摄经验。总之一句话,我会把我所学的所掌握的本事,都会在拍摄现场发挥出来。

艺术的舞台是相通的

记者:不管是《卒迹》,还是《大泼猴》,其实你都是一些小人物,你是怎么看待这些角色的?

王春翔:有句老话,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其实每部戏里出现的任何角色的出现都是有意义的,都是对剧情的推动起到一定作用。而有时候配角的戏看起来更出彩,也更难演。

记者:西游记题材其实已经被翻拍过多次,86版《西游记》中的牛魔王这个角色也给人很深的印象,那么在《大泼猴》中,拿到牛魔王这个角色,是否有压力?

王春翔:老版《西游记》我也看过很多遍,牛魔王的人物早已经在观众眼中深入人心,我能否在角色上有新的突破,得到大家认可,的确压力不小。

记者:如何准备角色的?

王春翔:除了看《大泼猴》的原著,造型上也和造型师反复沟通。在人物特点如何掌握上也和导演有过深入探讨,争取做到每场戏都能有它的亮点吧。

记者:那你赋予了角色怎样的特点?

王春翔:在霸气,阴险,凶狠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狡猾和喜剧特色。当然了多年的戏曲功底在形体表演中为我加分不少。

记者:表演的过程中,一定少不了动作戏,体力上吃的消吗?

王春翔:对,这次的动作戏不少,身上的服装盔甲有30多斤,加上拍摄天气炎热这些难度,但是我都没有提出要替身的要求,就是希望这个角色是真真正正的由我自己来演绎的,包括上维亚。一开始还有一点不适应,进剧组后每天积极的锻炼健身,现在已经慢慢适应。

记者:和林峰、吴克群一起搭戏,有什么趣事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吗?

 
王春翔:林峰、吴克群都是非常优秀和敬业的演员。在拍摄现场我们合作的非常愉快,他们也很尊重我们这些配演,我们对戏有些好的建议他们都会听取。每次都称呼我牛魔王老师,有时候也叫我牛哥!每天都有一种现实和魔幻间的穿越感,片场大家都是谈笑风生,下了片场互不相识,因为我卸妆以后他们不知道我是牛魔王(哈哈)。

记者:现在有什么梦想和小目标吗?

王春翔:有,一直有京剧的情结,希望能导演一部戏曲片,把我这些年在电视电影中学习的技术,运用到戏曲中去,为我们的民族艺术和国粹贡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

节目单

《秋江》

《天女散花》

《霸王别姬》

《盗库银》

《盗仙草》

《拾玉镯》

《三岔口》

《扈家庄》

《十八罗汉斗悟空》

地理位置

友情链接: 北京梨园剧场京剧   乐视体育生态中心   梨园剧场京剧   正乙祠戏楼   朝阳剧场   北京老舍茶馆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400-0829-115

梨园剧场(http://liyuantheatre.com.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62245号-1)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永安路175号